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返回列表
查看: 493|回复: 7

【燕王府】

[复制链接]
李重穆 发表于 2017-8-8 14:30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演绎场景
场景图片: -
场景名称: 燕王府
场景描述: 正厅 寝居
场景用途: -
地理位置: 城南
场景分类: 官宅
场景NPC: 莺时,槐序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李重穆 发表于 2017-8-8 15:4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李重穆 于 2017-8-9 22:45 编辑

征和元年 八月初六

【秋雨淅淅沥沥下了几日终在大婚前敛了来势,到底是太常寺卦卜过的黄道吉日,天公也来献美。趁着天色展晴,府里紧锣密鼓地操置起仪庆事务,处处悬灯添盏,扯幔扎花,我的婚事是改国号为征和后宫中的第一桩喜事,迎娶的又是阮阁老捧若明珠似的长孙女,自然马虎不得。】
【是日,走完纷繁的仪程,丫鬟婆子一应退出房门,我二人并肩而坐,默契地都不去打破此时的沉寂。吉服上的暗纹随着烛芯的跃动时隐时现,这是母妃亲挑的样式,她对我的婚事极为上心,还未做燕王时,她已经替我寻摸起京中适龄女子,权衡利弊下最终却择选了并不十分适龄的阮家千金。崔家如今在朝堂势力大不如前,结姻阮氏可补前朝不足,因此我只能对外称病将婚事一拖再拖,以至今日。】
【身边人薄唇微抿,一张小脸仍如去岁初见时那般稚气未消。起身拿起桌台上的金剪将燃焦烛芯剪去,回目望向她】
这烛火要燃一宿,你若不适应,我将它挪出去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声望 +1 收起 理由
李重俨 + 1 二哥,你们结婚都不等女方准备准备,当天就.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阮纯懿 发表于 2017-8-12 00:02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[ 犹记去岁冬至郊天,长安城一派熙攘繁昌景象,阮府原该如往年阖家共度亚岁,我与阿娘却被召至鸣鸾殿问安。当时虽隐有疑惑,但出于积年庭训不曾多询半句,宾主寒暄却比预料中温蔼和睦,有些不似初回照面,后来细想回忆,其实更像是掩耳盗铃般未作深究。转眼万物盎然,惜蕊楼内精心呵护的月下美人尚未绽放,业已庚帖合婚,暮春颁诏落定终身。再后来筹备婚仪,便无暇再去闲顾花姿,终与昙花一现无缘。]

[ 绛红蹙金广袖下柔荑交叠轻握,近身侍婢退离之后留余满室缄默,垂眸遐思散漫——初次相见的情形和话语都记不太清了,唯不经意间视线交错,彼此眼中瞬息而过的打量还历历在目。那时我用极快低眸来掩盖心中局促,此刻似乎旧事重演,却无论如何都避不过了,愈发心慌意乱。]

[ 眼角余光看他走向烛台,乍聆问询心窍一凛,抬眸顾望,未多思索便回道:]

这会比先前好多了,我有些怕黑,就……不劳烦燕王殿下了。

[ 回过神来话已出口泰半,后句逐渐放缓,仍用最初的称谓来唤他。心里正惴惴不安,也不知是为拒绝好意而赧然,还是懊恼轻易展露了短处。对视须臾,面颊微红,将眸光轻轻错开,樱唇抿得更紧了些。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李重穆 发表于 2017-8-12 18:1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澄澈如鹿的杏眼往我这一略又旋即惊羞避开,恰如那日鸣鸾殿借向母妃请安刻意“偶遇”时的匆匆一瞥,她双颊的绯晕可比白釉瓶中的粉梅。忍不住俯身探看,不知她是否又颊上飞红,奈何胭脂敷面,看不真切。】
燕王殿下。。
【若有所思地重复着她对我的称谓,蹙了蹙眉头,我并不中意这个封号,准确说是亲王这个位置。在我知道母妃委居于皇贵妃,而我的身份从嫡变庶之后,便对迟迟空悬的太子之位耿耿于怀。直至父皇册封靖王时,我还存有一丝侥幸,可继而的燕王封诏却让我彻底死心,也就是如此,才会有接下来这每一步的打算。】
【因想起过往之事而沉下来的脸色太过严肃,好在她未敢抬目相视,许是没注意我神情变化。待思绪牵回,目色温和如初,伸手将她耳鬓碎发撩后,手背似不经意般拂过她的面颊,是温热的,的确又红了脸。】
该改口了,叫我少禾,“燕王殿下”太多人唤了。
【之前饮的合卺酒令喉咙发干,顺手拿起桌上的茶盏沏上一杯茶,饮罢将杯盏托在手中转动把玩,余光打量着她】
娘子这么怕羞,那可有姑姑教过。。。咳
【对上她纯净的瞳目,小脸向上微扬,正神情认真地听我说着。于是后半截的话到这里生生地给咽了回去,不自然地又饮一杯水。】

评分

参与人数 2声望 +3 收起 理由
阮纯懿 + 2 凑流氓
摇光 + 1 姑娘家不像你们几兄弟,从小就学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阮纯懿 发表于 2017-8-14 00:28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[ 绘有龙凤呈祥的红烛盈照满室,柔薄淡绯如雾缭绕,无孔不入地直往人眼里钻,攀上绛色鲛纱垂帐上金线绣就的鸳鸯,点染玉颊胭脂色。温度顺着他手背皮肤传来,如被一簇火苗烧炽。分明极浅的触碰,却像带着不容置疑的力度,犹豫间忘了躲闪,登时屏息不敢妄动。]

[ 正不如如何是好,教“少禾”二字牵动心魂,这样极为亲近的称呼有种奇特的吸引力。徐徐抬颔低喃了一遍,礼尚往来般轻声道:]

少禾……你也可唤我琅璎

[ 天阙琅玕,宝络珠璎。出嫁前不久才取的小字,念出来连自己都有些陌生。素日阿耶阿娘及亲厚的长辈俱唤我乳名‘萌萌’,再不然纯懿或是长幼相称听来也熟稔,若真论起以小字相唤,迄今唯他而已。]

[ 因彼此坦露近称,升起一丝暖煦漫过心间,唇畔终于肯浮现稍许弧度。]

[ 待字闺中时曾试图遐想两个素昧平生的人要如何共度余生,苦思种种处境愈发一团乱麻,连素来能言善辩的阿娘都只开解了句“船到桥头自然直”。阿娘不愿拿巧言蜜语蒙蔽未知的现实,阿耶更与我讲过这桩婚事牵连的皇室权衡……自降生起便备受殊宠,豆蔻年华不曾卷进过利弊纷争,到头来穷思极想未果,索性仍做阮家掌珠,至于燕王妃,等到如今方是伊始。]

[ 好不容易放轻松了些,凝神仔细顺着他后话作想,当中别样意味萦回,瞬息激起心海千层浪。]

我……

[ 攥紧小片袖口,密匝的金线织纹硌得指尖生疼。周公之礼自然有近侍姑姑教过,可这样隐秘的事情本能便未尽牢记,听过一遍我只管闭目点头,学得潦草,哪知此刻会被问起,答覆起来委实进退两难。]

[ 解缨结发为夫妻,早该料想会到这一夜,况且骨子里刻下的矜傲不肯就此浇熄,不愿让他觉得自己怯懦胆小,那实在也不像从前的自己。眼神稍一闪烁,等他饮罢盏中茶水后,正好回转视线四目相对,轻咬唇瓣的贝齿松开,故作镇静。]

学得不甚认真……是要、要为少禾宽衣么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李重穆 发表于 2017-8-18 00:1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匆匆饮水止了话原是不想让她为难,羞于开口,可紧接着的“不甚认真”幽幽圜进耳里,却让我喉间一哽,床笫之事竟要用到认真二字,关键此刻她还一脸严肃地回答我抛出去的玩笑话,怕是以后我都听不得这两个字了。】
“是要为少禾宽衣么?”
【应了一声,背转身子,展臂以俟。从前起居诸事都是由槐序经手,睡前床头金猊中会燃几撮龟甲香助眠,难怪今日觉得少了些什么,想是婚仪事繁,这丫头忙得忘了添香。】
琅璎
【虽不知她所取何字,从口中唤出,却有珠落玉盘,泠泠之感。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阮纯懿 发表于 2017-8-21 00:50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[ 架不住目光交织微妙氤氲,正要别开眼去,倒是他先有了动静,顺他落目之处顾看,是一尊烟穗殆尽的金猊。那声‘琅璎’入耳,眉痕弯月,一壁鼓足勇气去圆先前话中的行径,一壁捡话来低语了句:]

殿……少禾,盯着那金猊在想什么呢?

[ 嫩如水葱的玉指探向他腰间,倾身贴近,话就在耳畔呼出,低眸看见指尖蔻丹,艳丽的绛红染上一层烛火摇曳的细碎金色。头一回要替人解开霞绶,无从下手之余颇费了翻工夫,继而小心取下他的冠簪,放到床畔矮几之上。]

[ 颤颤巍巍替他除去外袍,愈发羞赧浮面,柔荑搁在那片衣襟僵持片刻,力道一松就犹豫着想收手。]

唔,我就学到这儿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李重穆 发表于 2017-9-7 09:37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她衣裙窸窣,款步上前,因背身于她,不知她此时欲收欲伸的手是如何踌躇。那声突兀的“琅璎”许是让她惊了一下,明显能感觉到刚触上腰带的指尖顿颤迟疑了些。暗暗勾笑,像是进行了什么有趣的游戏,这样的逗弄竟让人莫名兴奋。听她问起那桌边的金猊,淡淡回道】
无事,你可习惯用香?
【说话间,她的玉手将外袍从身上取下,又在冠簪上摸索半晌,好费劲折腾一通,细汗濡湿内衫,倒比我自己动手还耗时许多。】
【由她这么生手生脚地摆弄着,不用回头也能知道她此时一定是宭羞无措,相府家的明珠,这些事本就没指望她做的来。直至她停下动作,喃喃发声,平举到发酸的手臂才缓缓放下,转身与她相对,顺势抓住那只想要抽回去的手,纤纤若无骨,握在手心像是要化掉。】
【稍用些力道将她拉近一些,这是第一次细细地看她,凝脂玉肌,羽睫乌密,唇尖微翘,精致且稚嫩。低首伏在她青丝髻旁,徐徐开口,口中热气呵在她耳鬓】
剩下的,我教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游客
请先登录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唐风醉影 ( 浙ICP备09058624号

GMT+8, 2017-12-19 02:31 , Processed in 0.484259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