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12下一页
返回列表
查看: 339|回复: 13

【安西都护府】【西域】庭州城

[复制链接]
摇光 发表于 2017-8-15 23:3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演绎场景
场景图片: -
场景名称: 【安西都护府】庭州城
场景描述: 唐初为西突厥浮图城地 ,可汗遣其叶护屯此 ,与西州(高昌)相结 。元朔十八年秋,唐平高昌。元朔十九年二月,唐军围庭州、断粮草,至四月,叶护惧而以城降,唐即于其地置州。庭州地处天山北麓,东连伊州、沙州,南接西州,西通弓月城、碎叶镇,是唐在天山以北的政治、军事重镇。征和元年,随着安西都护府设立,此设置屯田。
场景用途: -
地理位置: 县城
场景分类: 乡镇
场景NPC: -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阮淮 发表于 2017-8-16 00:26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——————元朔十九年 五月——————

【自十八年夺回西州,西征大军兵分三路,主力大军由王老帅亲自率领,直捣突厥西域腹地;一路由杨旭带兵,与吐蕃友军汇合,南下石城;一路则交由阮淮,北上庭州,夺而守之,以此阻断突厥援军南下的铁骑。】
【突厥叶护死守庭州,唐军自二月开春后围城,断其粮草后勤,围城至四月,叶护献城投降。】
【庭州联结西州,是进入河西一带的要地,帅帐给阮淮的军令,便是严守北路,不能放突厥一个援军南下。】
【随着天气转暖,草原粮草渐丰,突厥人以阴谋杀害回纥首领,兼并回纥军队,如浪潮一般不断得冲击着庭州防线。胡人不擅攻城,对他们来说庭州城既然失了,便不急于夺回,他们能千里行军,绕过城池,奔突战场。为此,庭州一线,防御战事拉得极长,一刻不敢松懈。】
【阮淮初到大漠之时,塞北风光叫他无限兴怀,而今一载,黄沙百战,归雁又还,朝廷征调军伍,旧人去,新人来。】
【落日西沉,风中金声遥遥传来。在庭州城外数百里地的前线,烽火连空数日未断。多次交战之后,突厥人一改最初战略,屡屡趁着夜色前来侵袭,将士们日日枕戈而待,战气虽高,可血染征袍,倒下的人数也在不断上升。】
【两日前一场恶战,阮淮连中两箭,一支在膀,一支在腰,虽未伤及要害,但三棱镞入体极深,尤其后腰大量出血,虽不能领兵亲自上阵,但阮淮依然坐镇于前线帐中。】
【出了营帐,他巡视了一圈高地,即将回帐时,又在黄沙堆积的山冈上留了下来。军中是禁酒的,他为一军之首自然要严格遵守,可这会儿他馋了,摸了摸身上的牛皮囊,在这无人之处偷偷喝了一口。营中羌管悠悠,回营的将士们又吹响了思家的乐声。他遥看着天际尽头的金轮即将沉入大地,血一般的残阳铺洒在万倾沙海之上。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曲非烟 发表于 2017-8-16 11:1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对于非烟来说,也许人生就是长长的分别,所以知晓阮淮领兵征战西域,她只希望他保重,可以平安归来,却甚少为自己与他的再度生离而遗憾。她从认识他不久后就知道,沙场征战,戍边卫国才是他所愿。只是,说好的速战,因为天子发兵遥指突厥腹地而将战事一再拉长,变得遥遥无期,先还有过一两封家书,后来再无音讯。直到来年朝廷再次征兵,招募随军军医,齐王带来了他几次受伤的消息。】

【从长安连夜行军跋涉,月余才过了玉门关,到了半年前才重归汉土的西州。非烟着男装,因为齐王的安排和相护,还拨了一个会些功夫的婢女扮作做她的医童。她既是军医,西州又算后方与据点,伤员多撤离至此扎营,然缺医少药的情况直到他们到了方才好些。她在营中为士兵致伤,那是产绝人寰的景象,好好的儿郎从疆场回来已是残值断臂,浑身浴血。沙漠日夜温差极大,重伤之下许多人都发起了高烧,每天都有人死去。】
【她每日睡的很少,在医帐之中熬药上药,为伤病剔骨去腐,每日身上都是血污。还有死去的人,需要拉到城外挖坑填埋,为防瘟疫将配好的硝石灰粉交予还能干活的士兵,撒到尸体之上。这样的日日夜夜不知多久,仿佛周身都是腐败颓唐的气息。她时常噩梦,梦里都是阮淮满身是血,气息全无,这种焦急揪心郁结于心,也病了大半个月。但医者父母,她扔不下这些伤患,直至庭州一带再度来此调军医,又传来阮淮重伤的消息,她才自请即刻去往庭州前线。】

【一年又半载,她来不急解下氅衣帽兜,在整个营里寻他。直至一眼认出他身影遥远的好似在天际。才踩着黄沙,无声的走到他身后的坡地下,看着他身前残阳如血,身影萧索和苍茫大地连城一片。她就这样看了许久,好在梦是反的,他还全须全尾的站着,身形一如往昔。她捂着眼睛,好半晌才将眼泪的湿意逼回去,声音一如从前的淡然下来。对他道】

不尊医嘱,伤势怎么会好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阮淮 发表于 2017-8-16 15:2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曲非烟 发表于 2017-8-16 11:10
【对于非烟来说,也许人生就是长长的分别,所以知晓阮淮领兵征战西域,她只希望他保重,可以平安归来,却甚 ...

【当大漠再度笼罩在黑夜下,敌人的骑兵便有可能借着夜色从寒凉中破风而来,再过一会,几处高点的执勤兵就要换岗了。待他们换岗之时,他便偷了这闲回去,要不然执失何力就该来找他了。执失何力是他帐下一名校尉,本是东突厥人,早年归化李唐,这藩将与带来的藩兵们对突厥人的战术了然于胸,几次为他出谋划策,化险为夷。】
不尊医嘱,伤势怎么会好!
【他尚于胸壑中回顾着前前后后数场交战,这一声突然从身后传来,恍如梦寐,又真真切切。阮淮难以置信得回身,在昼与夜交界之中,看到那个熟悉的人沐浴在斜阳余晖之中。殷红夕阳在她的脸上瑰丽似锦,她的身后是东边暮中冥冥青黛,整个人的轮廓在光与暗之中朦朦胧胧。】
【他呆若木鸡得立在那,良久揉了揉眼睛,豁然转呆为喜】
非烟!
【声未言,身已动,大步冲上前去,面对面得看清了久别的人儿,看着她这一身军医的穿扮,脸上满是风吹日晒的痕迹,阮淮激动得连说话都结巴了】
你,是来,找我的吗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曲非烟 发表于 2017-8-16 16:42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非烟束着发,身着直裰,大漠烈日炎炎,干燥异常,她面色不如从前那样莹润如玉,唇瓣翘起了皮。目色如墨漆漆,她身姿依然,伫立在广袤的大漠夕阳下。她被阮淮的惊喜所感染,眼眶微湿,对他缓缓展颜一笑,颔首点了点头。】

【此地营帐的军医说阮淮中了两箭,肩头淬了毒,虽然沙漠里没什么致命的毒药,但这种草药本来是为了去腐肉所用,一旦进入血液会使得伤口难愈,一直不能结痂。非烟带来的伤药之中,恰有针对此症的,她一直怕来不及,幸好他还在,还能为她激动,为她笑】

我带了新的伤药,回帐中,我给你换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阮淮 发表于 2017-8-30 18:5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曲非烟 发表于 2017-8-16 16:42
【非烟束着发,身着直裰,大漠烈日炎炎,干燥异常,她面色不如从前那样莹润如玉,唇瓣翘起了皮。目色如墨漆 ...

【他有许多的话想着班师回朝之后与她说,现在她却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,阮淮惊喜交加之下万般话语已不知从何说起,只是笑着应道】
诶,好。
【话落却仍憨憨盯着非烟看,俄顷自顾偏首一笑,在走过非烟身侧时指腹触碰而过。】
【他与她隔了些许距离,在士兵眼里便是极其正常的军医与将军同行。走了几步后,阮淮问道】
你来军中,多久了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曲非烟 发表于 2017-8-30 23:36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她步子顿了顿,想起从长安出发至今的煎熬,到了西洲的满目疮痍,自己天天数着日子,今天是第四十三天。】

二月从长安出发,入西洲到这里也就月余吧。

【非烟答的极是平淡,可其中的艰难困苦岂是这只字片语能道。她到了帐子前,掀了帐幕请他进去。里头还有别的受伤兵士在,有些凄凄惨惨的哼着痛。她撩了散开的发丝夹到耳后,回眸间已是给了一个退了半臂衣裳的眼神,让他坐在一旁的马扎上。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阮淮 发表于 2017-9-1 22:47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曲非烟 发表于 2017-8-30 23:36
【她步子顿了顿,想起从长安出发至今的煎熬,到了西洲的满目疮痍,自己天天数着日子,今天是第四十三天。】 ...

【那帐子他自是认得,到了跟前一番犹豫,仍是走了进去。这一场西进之战,唐军战心炽烈,军法严明,那帐子口斜靠着养伤的士兵一见阮淮,霍然坐起,一时之间帐子里的气氛便肃穆了起来。】
【阮淮见状,在非烟耳边低身道】
要不,去我那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曲非烟 发表于 2017-9-2 21:41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非烟也觉得他这个主帅一来,医帐里气氛有点怪,她耳边暖气呵来,听阮淮轻轻一说,微有些尴尬的扫了帐中的兵士,便进了帐子拿起医药箱,转身对他道。】

那走吧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阮淮 发表于 2017-9-2 23:36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曲非烟 发表于 2017-9-2 21:41
【非烟也觉得他这个主帅一来,医帐里气氛有点怪,她耳边暖气呵来,听阮淮轻轻一说,微有些尴尬的扫了帐中的 ...

【阮淮同帐子口的士兵说了几句关切之话,便掀了帘子退出了医帐。营地里巡逻的甲士来来往往,他一声不吭一脸肃容得走在前头,待进了帅帐,回过头来面向非烟,又换上了他那一幅玩世不恭的表情】
以后你就是我的私人军医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游客
请先登录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唐风醉影 ( 浙ICP备09058624号

GMT+8, 2017-10-24 19:30 , Processed in 0.310853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